七年

七年





这么多年辗转一座又一座城市,最后只剩下这内心的离别平静如水,曾有过怎样淋漓尽致的痛哭和拥抱。沉默漫长。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不再年轻。然而,我终于可以什么都留下,也什么都可以带走。后来我用很长的一段时间思考,青春是什么,岁月又是什么,其中的间隔有多遥远呢。仿佛那些可以青涩的年华都在流浪,一路都没有错过。突然有一天,我在冗长的黑夜里丧失所有言语,寡淡清欢的记起微弱日光里的人,酸楚不堪。我记起那些沿途路过,侧头潮湿的眼睛,一瞬被拉长的孤独的萤火。

我在这里失掉了你,也许有过花开烂漫,有过一束温情光影。我们彼此沉默离别遥遥坠落进斑斓的风声。

和你在冷清的街头等过一班车程,后来我们在深夜谈起很多,很多往事在内心已长成参天的树可遮风挡雨,但我们都不会回去。我们要生活,或者已然开始了生活。飞机上读你送的书,这些年我们都在各自奔波,离别感情仿佛一刻都没停过。如今我嫁了人,归宿是一件怎样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温婉的说给你。

我只能说我二十六岁了。
该等的该爱的都没悔过。

后来开始平静的看待。再没有想要回去的时光,辗转的街头,几经被淹没的人海。而于往事,仿佛许多不过长情的岁月,离别和相遇。不过是轻轻裹紧的衣衫。刚好,凝住的炊烟。灯火脆弱。

我不懂该如何说一份生活。整日在柔软的黑夜中梦到细水长流的朝夕阑珊,有时我在彼岸,见你影落光火越走越远。终于明白我们开始走不同的路,人生分明,荒芜青春里说的陪伴都消失不见。无处埋怨。很多时候我喜欢沉默的卷缩在他怀里,忘却故人旧事的伤痕,仅仅只是遗忘。

“复杂的世界,一个,就够。”

几乎看完了顾迟送的书,我很喜欢,在长路的流浪里。你都陪我。我们太像,那天你对我说想隐居一段时间,什么都不做不想。回来再也不爱任何人。老顾,其实有些人注定要记住的,注定遗忘也注定相爱。该走的,从来都不是难过的人。

相信我,我们只是需要孤独。

从那座城市回来的时候一路都下着雨,北方还是浑浊的冬天。我忘记曾经要写过什么给你,白纸黑字,我只带走了回忆。
我们还能离别也能快乐。。真的。

文:离一

 

点击进入浏览更多相关内容>>>

WantFeel生活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有道等RSS工具阅读

Tips: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站长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