茧





每一次翻阅自己写下的那些字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清的酸楚在心头,像每一次的再次经历一般。
多久之前就把头像换成了一个笑容灿烂的女子来提醒我,像她一样拥有这个笑容,可每次看到她总让我想起每一天生活里的自己,更多的只是心里面的疼。
不是所有开心都会笑,不是所有笑都是快乐。


生日。每一次听到别人提到生日才会想起自己,都是在忘记一切之后别人来提醒。像是一个与己无关的日子,每一年的这一天都是独自在心里无数次记起,忘记,忘记又被提醒,如此循环。生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对,它很特别,对于我而言,这一天只是失去了些生气,它代替了平日里所有的轻松与烦恼,倒像是在心里平添了一堵墙,隔开了一切事物,只把它留在那里。

现在的生活每一天都在委曲求全,不想要让自己停下来,就让自己努力向前。想要看看前面的风景到底多美,却从没想过一路上布满荆棘,搞得自己满是伤痕。

某一天中午,跟敏坐在肯德基的窗口边,突然过来一对男女,像是在吵架,男人一直推着女人走,两分钟过后女人被男人推着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弄得满身灰尘,然后站起来继续吵,一会儿,俩人似都平静了下来,离开了那里。
他们不像我平日里见到的那些老人,彼此搀扶着互相照应。
“如果是我,我不会有精力去跟某一个人吵架,这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也许我正在开始慢慢衰老,正在忍受着岁月在我身上划下一道一道口子,流出浓浓的血液,凝固成血浆,像只剩下一个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和一个躯壳。生活像是一首歌,而我,为了每天都能够过活,催着自己一路向前,却如僵尸般重复地踏着一个步调,成了一首没有旋律的歌。最可悲的是,无论是什么都没能将我唤醒”。我说。
“我们都在一天一天变老,就像我们坐在这里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过去一秒它就在我们身上留下了浅浅的印记,时间愈久那些印记更深刻。现在我们每次走在那条道上,看着他们笑容满面,因为跳动而大汗淋漓,但仍不失那份热情,可我们只是为他们高兴却再也没有任何激情。在我们都成为满脸褶子的老太太的时候,都会是彼此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我总觉得我们都会用文字把各自的生活中遇到的苦难夸大其词,放大至最大极限,仿佛在文字里寻找那种濒临苦难边缘的快感,却不知有一种感觉叫做,心如死灰。

每天早上七点多出门到晚上八点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一路上像疯了似的快步大走,为的只是那简单的过活,如果不能保证自己能够过活,那又有什么资格奢望其他?

每天临近饭点就会有万般愁涌入心头,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饭,像是在数数一般一颗一颗地数着那些米粒,有那么一瞬碗里掉进了一滴眼泪,相融,然后一并将它们送入口中。

天空依旧湛蓝,只是我们都在不同的区域上演着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是自己一生的电影。如果到了晚年,打开记忆中的那个播放器重新回顾,那我又会对现在的自己作出何种评论。

 

文/安静的幸福

 

点击进入浏览更多相关内容>>>

WantFeel影像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有道等RSS工具阅读

Tips: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