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亡命徒:献给所有对爱绝望的人

爱情亡命徒:献给所有对爱绝望的人





1
傍晚时分,天下了雨。我站在公车站,等车时,不小心摔在地上。
周围人看着我的狼狈,却没有人安慰。其实我不需要别人同情我,那刻我更希望有人嘻嘻哈哈的取笑我。
我在等去火车站的869路。子琪离开后,我做了个重要的决定。离开这座小城。当年选择去小城,是因为子琪可以跟着我在那里安定下来。而如今,这座城跟我已毫无血缘。
像冰冷的地窖,我将自己藏在最为阴冷的地方。用仅存的体温舔舐流脓的伤口。不知道还可以支撑多久,但我想我必须停下来。
四月末,子琪提出跟我一起回老家。然后结婚。我说好。

2
五月初,跟子琪道别。一个人卖了去重庆的火车。
每个人的选择都有不同的原因。七年,我在用七年守护爱情。可结果呢?这个戏剧性的变化确实有点莫名其妙。
想来,这座小城有我最喜欢山水。我本该在这里一直待下去。可现如今,最后来的那个人却将我击败。我离开时,竟然有些无地自容。
我连行李都没有时间收拾。因为我根本不想再多呆一秒。我站在曾经住过的破旧低矮的小楼前,有种丧家犬的落魄。在爱情被颠覆之后,我只有落荒而逃。这个世界,值得用最美好的年华祭奠的也只有这惨无人道的“我不爱你了,对不起”。

3
在车站里给子琪打电话。记得我们一起回北方老家的情形吗?天下着雪,你衣着单薄。凉的风吹过来,你的发丝在我耳边缠绕。你说子辰,我们靠在一起会感觉温暖些。我解开风衣的扣子,将你的脸埋在风衣里。我听见你颤抖的血脉。
我觉得我好幸福。你一直都这样说,不是么?
可那时的我却告诉自己,要为你镇守城池。要塑造乐观自信的品格。要坚定不移的否决荒谬的爱情物质论。要不遗余力的用爱去创造幸福。
美好的时节,这段感情该有一个崭新的盛放,可结局呢?
我站在人潮涌动的街头告诉子琪:我不爱你了。不爱了。我们分手吧。

4
看着车窗外灯火通明的街道,心里像燃烧的枯草。燃尽之后,是股股浓烟,萦绕在心头。我和陈子琪之间,注定是悲剧色彩。那个叫我哥的女子,在此刻已经成为一种血管的融合,不会产生新的爆裂,也不会跟着我自由的液体一起流动。我听着车窗外狂躁的音乐,夜晚的霓虹开始点燃这个城市独有的凄凉。
子琪,再见。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以前说过的话,就当是玩笑。那时的我们都不懂爱,以为在一起不分开就是爱,可是现实抹杀了太多虚幻,让我们都逐渐在物质里荡涤掉纯洁。像开始不断变化的植物的形状,它开始茂盛的生长,改变了原来的模样,只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
爱不是那么刻骨铭心。相信时间是个好东西,会慢慢地将所有都隐匿。忘了我,忘了我吧,子琪。我的好都是伪装,我没有那么多值得你去欣赏的优点。在我的世界里,自私自利占据了理智,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永远不会。

5
日子陷入万劫不复的无聊境地。每天下午在快餐店吃晚饭时,就会想起陈子琪。看着窗外的灯火慢慢湮灭城市孤独的背影,心里有点滴落寞。我和她之间,仿佛一场未有过场的偶遇。如两条平行线,在万分之一的概率中被意想不到的不明物体撞击,改变了飞行的曲线。然后交汇。瞬间又恢复了各自行走的方向。
天气总是不好。我从餐厅出来时,天又开始落雨。给曾洛姌打电话。洛姌,我在你住的小区等你。我刚吃了饭,你能出来见我一面吗?电话那头的曾洛姌“嗯”了声。
我拖着并不沉重的行李包,像个守望麦田的农民抓着手提包系带,站在曾洛姌所在的小区门口呆头呆脑的张望。
这是个花园式的小区。葱绿的树木将城市聒噪的杂音隔离在外。门口出入的大多是有身份的上层人士。我虽不知如何判断他们的身价,但根据平时曾洛姌跟我谈及时语气里的那种骄傲,大抵就可以知道,这绝非是普通城市白领就可以入住的地方。

6
顾子辰。我抬头看眼前的这个女子。她还如当年那般笑容恬淡,音色温柔。像她站在舞台上,对着全校师生开始唱《对不起,我爱你》时带有的镇静平和。
洛姌。你好。我伸出手。曾洛姌并没有回应,只是那么安静的看着我。我的神经末梢有细细的脉搏跳动。子辰,我在等你。一直都在。洛姌,我不知如何跟你说。你的等让我为难。可是我又不能欺骗自己的感情。洛姌,我感谢你教会我什么是爱。
曾洛姌拥抱我。我的手张开在空中,却久久不能环抱她的腰躯。我想起陈子琪。仿若此刻她就站在距离我不远的街角默默注视着我。她说,顾子辰,我恨你,恨你一辈子。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不仅如此,我还要诅咒你。顾子辰,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忽然间,我泪流满面。曾洛姌和陈子琪难道都只是棋子?我害怕这个荒诞的想法,我坚信这绝不是利用,我一定爱着她们中的一个。

7
曾洛姌一个人住着装修豪华的二室二厅。粉色墙壁,红木地板。客厅正中央是那年毕业时她穿学位服的一张放大照片。她的脸上总是那么淡的微笑。嘴角上扬,像好看的眉毛。在她的身后,是模糊不清的学校大门。
她帮我倒了杯水。我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这个本能的动作,使我忽然想起我留在陈子琪房间里的那本日记。我以前总是将那本日记放在子琪和我的大幅照片旁边的书柜上。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是带走了的,可是又觉得一路上一直没看到过。我翻开提包。里面除了几本村上春树的书之外,别无书籍。
将衣物倒出来,仔细翻看,什么也没有找到。我确信我的那本日记遗落在原来的房间。陈子琪一定会看到她。这本日记记录我的出生背景以及我和家庭成员间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甚至包含了我对陈子琪的刻骨铭心的爱。如果子琪看到她,一定会来找我。那么我起初的所有设想都将瞬间化为泡影。

8
曾洛姌问我找什么。我说当年大学毕业时你留给我的那个钥匙扣我记得装起来了,可是却不见了。洛姌笑着说,改天再去买一对。曾洛姌是富家子弟,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对有价值的物品并不刻意在乎,她其实内心很空落。
洛姌打开衣柜,拿出睡裙。她说我去洗澡,你看会电视。我在房间里将电视声音调大,然后继续翻找那本日记。但毫无结果。我想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我站在阳台,看见外面阴沉的天空下,手挽手从楼下走过的情侣。忽然间陈子琪挽着我的手从三峡广场前的电影院走过的画面在眼前恍惚。
我伸出手说,子琪,等我好吗?我的手心里有滴落的雨水。冰凉冰凉。握着阳台栏杆的手有些短暂的痉挛。我掐着皮肤说,忘了吧,忘了吧。我分明感知错误的骨骼断裂处冒出一阵风。像浸透水分的海绵。稍微一用力,便是大把大把的水珠。我想我又落泪了。如此脆弱单薄的男人,是不应该强迫自己选择物质所产生的瞬间美丽。

9
我告诉曾洛姌,我要尽快工作。来之前,洛姌帮我联系好了工作,是她父亲以前战友的公司。我主要负责文案策划。工作是我以前的本行,入门应该很快。只是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习惯了多年来一个人闯荡,忽然陷入金玉满堂的虚幻场景中,有些惶惶然的感觉。
第一天上班,洛姌开车送我到公司楼下。子辰,我相信你的能力,我老爸之前已经跟公司董事长沟通过,你很快会干出一番大事业。我笑着说,谢谢你,洛姌。其实那刻我真的想跟她说,我要得并不是这些。但又觉得无法启口。我不要这些,到底要什么?要真爱,还是要纯粹的爱情?如果要这些,陈子琪都可以给我。
当电梯向上爬升时,我有些窒息。脑袋昏晕,仿若撞入月球,缺氧使身体有些漂浮。以前在小城上班时,子琪总是跟我一起去车站挤公交。两个人手握面包和牛奶,笑的不亦乐乎。想起那些穷开心的日子,心就开始抽痛。

10
公司里迎来送往的人日渐增加。进入公司的第二天晚上,洛姌和公司的分管副总还有几个部门主管一起为我接风。宴桌上,我有些木讷。心不在焉,洛姌很是不快。因为我不断的想起子琪,我在大学过的第一个生日就是和子琪一起。她请了宿舍里的同学,我们在烈士墓一家破旧的火锅店。不是包厢,没有音乐,到处是杂陈的气温和聒噪的喧闹,但却觉得是那么温馨快乐。而此刻,我有如坐针毡的压抑。几次起身,却找不到可以退出的理由。况且这是我选择的路径,那么必须承受一切的后果。
洛姌在回去的路上跟我说,子辰,我并不介意你还念着子琪。我会给你时间,但你必须尊重我的人格。我张了张口,你的人格因为我而受损或贬低了吗,但终究没有吐出那些个字。我将自己出卖,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怎会介意几句言辞。我说洛姌,我们会幸福的。说出这句话,我将车里的音乐调大。我又听见了那首“对不起,我爱你”。我觉得上天总是在某个场景中忽略主配角间的关系。让配角占据居高临下的主导地位,却让主角毫无发言权。
于是,那一刻,我决定放弃这个荒诞的决定。

11
离开曾洛姌后,我一直处于某种深深的自责之中。随着时日延伸,这种自责变成对子琪的深切回念。我试着联系她,但一直都无消息。她似乎已经变成了我生命中一颗潜入心脏的钉子。深深的扎根,且不断的与肉体比拼。春夏交替之际,我会用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外出行走。直到有一天,得知她要结婚的消息。我才知道我不可能用行走去安慰自己。
我在三江守候了很长时间,每次都远远的看着子琪。我终究没有勇气去证明我可以给予她所需的一切。包括情感的真正归宿。我以为我就要这样死去。悄无声息。我祈求他,像一只即将死去的狗,奄奄一息的注视着主人。可她那么执着,那么无情。我只是看着她挽着男人的胳膊步伐坚定的离去。
那个夜晚,与戴明涧在酒吧里喝了大半夜的酒。每个人出现的场合和时机注定是要让故事出现波折。我已经记不起来我对这个女子到底做出过什么举动,只是在我清醒之后,我发现她已经悄然离开了三江。她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温凌打电话给我说,我和明涧都希望你和子琪和好。

12
我去了趟哈尔滨。有女子半夜敲门。我邀她进来。她语言明快地向我介绍各种服务以及报价。我说我只想和你聊聊天。她点头。我们聊了许久。她离开时带着泪水。我给了她500块钱,送她到酒店门口时,她退给我300块。她离开之后,我躺在床上思索了一整夜。当我开始急着回重庆时,我知道我会成为一个爱情的亡命徒。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我决定再次前往三江时,却接到温凌的电话,10月3日子琪结婚。听到消息那一刻,我笑了。然后哼着歌去了数码城。最后又去了珠宝店。我为子琪寻找最合适的礼物。可终究还是空手而归。不知这样空白的祝福是否需要承担未来漫长的折磨,但我已经开始过上亡命徒的生活。
当子琪从婚车上下来时,她带着冷冻的微笑。她好像一朵正在枯萎的夏日雏菊,正在走向盛大的死亡。当车子冲她而来时,我冲上去推开她。我以为我救了她,可她却在大街上痛骂我。骂我忘恩负义,骂我小人无赖,骂我懦弱卑贱。她就这样离开了那个男人。一段丰盛的婚姻生活宣告结束。
离开三江时,我说我可以带你走。她笑着问我,去重庆哪个破败的小屋还是要回乡下老家?她说子辰我败了,败给了自己,我注定不能与你同行。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人生路上,请你保重。

13
不知道是怎样度过那段时光的,一段不见天日的时光。除了思念就是寻找。在无数个电话和短信之后,她终究还是收回了当初的承诺。我们再次取得联系。只不过再也不提感情,大多时候,聊生活琐事。她变成了一个忠实的聆听者,从来不与我争论任何话题。话语不多,但能感觉出她带着微笑。
去青城山的古常道观为自己求签。道长说你已过而立之年,开始转运,但一定要静心调理,心诚则灵。于是很长一段时日,我都没有再次外出。每个周末都会走很多路。足迹遍及与子琪一起走过的所有角落。跟她通电话时,也没有了焦躁和紧张。隐隐感觉,我正在按照道长所安排的路径接近子琪。
和子琪去重庆周边的小城散心。这是一场自我较量。再次走在一起,心境与思绪已完全不同往日。我们之间没有千山万水的顾虑,也没有惊心动魄的缠绵,平静的像两个陌生的路人,一起探索走出茫茫森林。我们走西政校外破旧的铁轨路,走老坝子火锅店,走“歌巢”KTV,将爱起始的每个角落都重走一次。然后我送她回老家。登机前,子琪跟我留言,我们都在逐渐老去,虚幻的事物越来越少,情感沉淀过于厚重,这是无法平衡的颠簸,但生命承受如此之轻,非你我本意。

14
时间像一把刷子。将所有的肮脏全部涂抹。婚礼是在半年之后举行的,而且是在领取结婚证之后补办的。地点在重庆财富中心的一家咖啡店的包间。没有祝福,没有喝彩,没有红地毯和追光灯。没有婚纱,没有戒指,更没有诺言。蜡烛,玫瑰,红酒。曾经在我笔下小说里出现的境况,出现了真正的现实版。我们相拥,我们激吻,我们融合。当醉意不再控制思绪,当身体不再拒绝交融,爱情像在坟墓里忽然亮起的灯光。微弱且摇曳,只是一直都不曾熄灭。
我在梦境中画画。一副颜色浅显的素描。有低矮的木房,高大的山丘,稠密的树林,悠扬的鸟叫。我要以这样的方式告别肉体,告别爱情,告别灵魂。我携着她的手,走在空荡荒野。当黑暗迷失双眼时,我抱着她继续行走。我带她进入的是一座我早已打造好的坟墓。我们将在这里变成一种陈旧却永远存在的风景。再也没有人能够将我们分开。我们的爱情留给祭奠。每个对爱情绝望的人的祭奠。

后记:
整理办公电脑。看到来重庆开始新的工作时,写的那个关于陈子琪的长篇小说,当时给它起名叫《爱情亡命徒》。现在想来,竟有些忍俊不禁。
2012年11月20日停止了这部小说的写作。毫无征兆的忽然停下来了。整个2013年的文字很少。除了几篇心情碎语,几乎没写任何故事。当翻开之前写的这个故事脉络时,竟衍生出许多情绪。
已经是2014年的4月份。从写这个故事至今,一晃两年时光过去了。当把这些零散的文字聚集在一起时,已经有11万字了。这些文字有一部分登载博客,但剩下有很大一部分则保留在电脑。其中,新浪博客共发了23篇,其中15篇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电脑留存尚有25篇,姑且留给自己作为纪念。
跟以往的许多文字一样,我知道,余留的文字会慢慢淹没在那堆文字垃圾中,永远不会走出来,重见阳光。就如那个同样是10万余字的《雪江吟》一样。但我无法确定,这份文字爱好,还要持续多久。但我仿佛又离不开它们。特别是感觉自己日渐变得孤寂且毫无生命价值可言之时,就会重新敲打。
将这篇小说的故事脉络贴出来,向一段时光告别。希望每个关心关注我的人都能过得更好。

文:青山一泉

 

点击进入浏览更多相关内容>>>

WantFeel影像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有道等RSS工具阅读

Tips: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