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蜕变、活着的理由

十年的蜕变、活着的理由





坐上回家的车,一路后退的风景,仿佛我过去的十年。

来到这座小城十年了,所有人都以为我忘记了十年前那个重要的人,可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怎会轻易的遗忘。

十年前,带着一个农村孩子稚嫩的脸庞和单纯的灵魂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为逃避亲人的离去,大爸带着哥去了南江,我和姐则来了城里,离开了了那个悲伤的地方。

记得兰姐走的那天,当我赶到时车站时,剩下的只有空旷的马路和我失落的影子。

天地、时间、空间,将我们姐弟四个分隔开来,偶尔的相见,是在梦里,我们姐弟四个,欢声笑语,如此快乐。那是的我最小,可以任性,调皮,肆意妄为,哥哥姐姐可以包容我,保护我。

岁月总是无情的,我被逼迫着成长。

一去十年,我已经高三大孩子,没了往日的稚嫩,亦没有了那单纯的灵魂。昔日朋友见面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变了。”可为什么我感觉仿佛一切都是昨天而已,是往事太难以忘记,还是对未来一片迷茫的害怕。一篇篇日记,是唯一能证明我存在的证据。

我自喻为神,别人眼里的神经,说着要拯救世界,可连自己都不能拯救。可是,凭什么我做不到,错误的法则,为什么要去遵守。神者的尊言,不容践踏。

曾经一度认为这个世界上我什么都没有,失去了一切,后来才慢慢明白,原来我拥有的,一直在我身边,家人,兄弟,朋友。尽管十年的岁月让我变得冷漠,旁人沉浮,与我何干,可这些我拥有的却被我越抓越紧,从某一刻起,便不再对自己拥有的说“谢谢”,却不是那些存在的理所当然。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孩子,我可以很骄傲的对他说,看,那是我大哥、二哥、妹妹,你大爸、二爸、幺幺…快去要零花钱。很远的梦想。

还有不久的高考,所谓的人生转折点,有时候真的累了,可是我告诉自己,还没有死对不对,那就滚去继续。凭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可以,只有变得强大,才能保护自己在意的人,才可以不被错误的法则所约束。我为神,主宰我的命运。

十年,我还有几个十年。或许,我不会成功,失败时,我也会感觉到伤心,但是,有什么可以把我打败,男人,不可以说不行。

那么,老天,你就看着我是如和将你掀翻,未来,我,来了。

在那荆棘遍布的路上,那伤口,会开出花朵。绽放在天地之间。

 

点击进入浏览更多相关内容>>>

WantFeel影像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有道等RSS工具阅读

Tips: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