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唱生命的赞歌

吟唱生命的赞歌





在尼日尔,一片片村庄、田地和森林正被沙漠接连吞噬。面对无情的敌人,人们如何抗拒?资深的地理杂志摄影师帕斯科 ·麦特(Pascal Maitre)举起手中的相机,记录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并通过这样的方式体验生命的意义。

帕斯科·麦特在非洲坚持拍摄逾15年,用作品反映非洲世界的不同层面。在这一组关于尼日尔治沙运动的纪实摄影中,他将视线聚焦在人、树和黄沙的三角关系中,人与树呈现出一种唇齿相依的共生状态。

在一场关乎生态与生存的战役中,人与树的共生关系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然在滔天的黄沙下,一切生机看起来幽暗明灭,几不可辨,但是在镜头下,人与树都呈现出一种粗粝而坚韧的生命力。

建造绿色长城

萨赫勒地区诸国政府已经认识到问题的紧迫性,他们计划建造一道 “长城” ,从达喀尔一直延伸到吉布提。数百万棵树木将形成一条五公里宽的植被屏障,以抗拒撒哈拉沙漠的入侵。

然而,实际情况看起来要更复杂一些。塔瓦附近的科洛马· 达巴圭(Koloma Dabagui)是雷基举为范例的地区之一,这座村庄由传统风格的土坯茅屋构成,周围的环境被1984年的旱灾摧残得好似月球表面一般,村民们依然每天伐木烧柴。原先,欧洲的一个非政府组织为此地的居民提供了12500棵树,可是两年后,除了村长花园中受到照料看护的几棵之外,这些树木已所剩无几。 “一到晚上,村民们就去偷偷砍树。”村讲,但他无力责怪任何人。 “我们的人太穷了。如果没有木柴,大家连饭都做不了。”于是,沙漠再度袭来。当大风刮起时,村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那几棵阿拉伯刺槐消失在土红色的尘幕之后。

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主人

阿尔哈迪· 科马在丹萨迦建起了本地的第一座苗圃,向邻人免费分发这种如同天赐的树苗。从那以后,在森林的荫庇下,村子收获的粮食有了惊人的增长。为了避免有人盗伐,大家组织起来,对树木进行监督管理,并制定了惩罚措施:所有偷盗田地中树木的人都要接受重罚。

树木私有化,是丹萨迦成功的秘诀。如今,村里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主人,都受到精心呵护,就连枯枝也没人去随便削砍。2005年,尼日尔南方经历了严重的饥荒。但是,丹萨迦依靠着木材生意挺过了难关。

延续生命之歌

叶里马纳盆地的三百位居民展开了行动。他们的任务是战胜盆地东面的一座沙丘。他们采用的是机械固沙法,该体系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格,该网格由棕榈树枝构成,形成了层层障碍,以便达到防风固沙的目的。除了这套系统外,网格的孔眼内还种上了一丛丛灌木。从远处看去,它们的网格好似小人国的公民布下的一张大网,正将沉睡的格列佛牢牢缚住。摄影师敏锐地捕捉到人们灌溉小树苗的场景,虽然背景依然是荒芜的黄沙,但是黄沙中间却挺立着一棵桀骜不驯的树,这是一种乐观的暗示,让人看到了荒漠中树苗成长的希望,只要这些树还在,它们总会与人类一起将生命之歌唱到底。

(上图)在过去的50年里,沙漠化一直处于不断增长的状态,但是在过去的6年里,村子才真正地受到了沙漠化的正面攻击,它就像波浪般的不断前进。在这里生活是非常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想要离开的原因之一。

(上图)死去的树木在该地区如同一座座悔过的纪念碑

(上图)在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后,土地沙漠化越来越严重。无数树木被无情地砍伐掉,而导致这样的结果是人们为了生存而做出迫不得已的决定。

(上图)首个被土地沙漠化遗弃的村庄叫Oumaradi村庄,他被遗弃在1973年。这个村子有28栋房子消失在沙漠化后逐步上升到有40栋房子完全被淹没在沙滩上,村子里的人都被抛弃房子离开了村子。

(上图)Bagena Daole (10岁) 和 Al-Haji Tora Laouan (8岁) 从小生活在村子里,他们面对沙漠化表现出无奈、悲凉的心情。

(上图)他们在非洲乍得湖旁边挑选合适的木材,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做出砍伐树木的决定。随着这样的发展,不断的恶性循环下去,土地沙漠化让当地人们非常无奈。

(上图)Tahua始终在Bagaye村里工作,他为了防止沙漠化的继续蔓延,他在德国技术合作公司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努力的恢复了一些土地并且一直在与沙漠的侵蚀努力做斗争。

(上图)这个村子是在1945年建造的,牧场紧挨着这个村子。现在,随着土地沙漠化的逐步增长,牧场和村子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很多动物和奶牛想要到达牧场,必须要用一个多小时跨越村子和牧场之间的沙丘。所以沙漠化让村里人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艰辛。

(上图)在Bagaye村里,由于干旱导致土地沙漠化,很多树根都露在了外面,所以这种露在外面高树的根是在当地显而易见的。

(上图)塔瓦省。在Koloma Babar提到的村里,Aminatou女士已经安排了一些的长凳(小墙,以阻止水),以便有更大的产量,她就是在这里培育的芦粟。

(上图)治理土地沙漠化的过程就像修建公路和水坝,18年来,他们已经帮助恢复了36万公顷的土地及厂房以及1900万棵树。在这个村庄中,不断的种植芦粟、小米在丘陵地带,以保持当时水分和雨季期间生态的平衡。

点击进入浏览更多相关内容>>>

WantFeel影像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有道等RSS工具阅读

Tips: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给我们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