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独自随海潮涌向清凉的天空

想独自随海潮涌向清凉的天空





 

逆着熙攘的人群前行,在众目睽睽之下坚持着所有人与你的背离。远处悬挂着的灯光,慢慢的在瞳孔里缩成一个点,仿佛凝结了整个世界。冷风扑面而来带着某种惩罚的意味。多希望逃脱的只有我一个,没有你。

 遇见你的那刻起我就从未想过海潮会褪去。

 

教室里窗帘没遮蔽好露出一条细细的缝隙。刺眼的阳光斜射到课桌上,可以清楚细碎的尘埃缓缓的在这束光亮中浮沉。卷曲且干枯的树叶在地上艰难的挣扎着,找不到泥土腐散最后的时光。粘贴在前面上的广告纸慢慢被寒风一点点刮掉,只留下零碎的字句。头顶上的电线总感觉的距离自己很近,抬起头看着天空被它们分割成不均等的区域,已然没有了鸟的痕迹。远处大学校园里的广播声音钻进我的耳朵。很微小的,好像静谧时刻胸腔细微的心跳声。

 

我收拾好面前的复习资料,背起包离开了早已没有人的教室。迎着寒风望向头顶的天空,不知道怎么有种清凉感,像好久好久未碰面的旧夏天。白色围巾在风中,也许它比我更想挣脱束缚。我有多久没有再看见你,我自己都模糊了。

 

想念变成了一种冠冕堂皇的说辞,消失了它真正美好的意义。我即便说想念你,也没有任何实在的触感。原来的一切都丝丝入扣但是现在好像世界被解离成我难以涉足的块状,眼前的只是眼前没有任何未来的构想。你是不是还与不同的人结伴回家一路说说笑笑,但想到我时又有一种阴郁感袭来。放心我已不在耿耿于怀这些无所谓。再孤独再难熬,也不会脆弱的红着眼睛找你。毕竟你我都薄情,结局显而易见。

 离开你的那刻起我就想到我会追逐另一场汹涌。

 

有些颠沛流离能让你清楚谁最重要,但有些辗转漂泊会让你爱上流浪。我想我开始倾向于后者。身边再多的人围绕总是觉得缺少些什么,索性率性而为忘记心里的某些隔膜和不敢,一步一步往前只当游历一场倾尽一生的旅途。我所青睐的汹涌,不局限于感情的世事磨难,而是所有使心坚硬起来的潮起潮落。

 

衣柜里收拾东西的时候被木刺扎到。那种细微且尖锐的疼痛,带着某份逝去已久的刺人的感觉。我顿时间闻到了一股岁月酿制的陈旧的味道。如同七堇年书里说过的话。好多事就象雨天打着的伞,你冲进房间就狼狈仓促地把它收起来扔在一角,那褶皱里扔夹着这夜的雨水。等到很久再撑开,一股发潮的气息扑鼻而来,即便是个晴天,也会令你想起那场遥远的雨。

 

去年看海的连衣裙还静静的挂在那里。

 也许我们真的还是不够成熟,对待任何事都还是意气用事没轻没重的样子。用年少的时光去换取成长总是让人觉得难以接受。我总感觉自己又讲不完的再见,挥不完的送别的手,数不清的泪眼里的背影。你是不是也是这样。默默的隐忍岁月的一次一次磨砺,在镜子里看着自己日益坚韧的眼眸,轻轻一笑仿佛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会有傻到极致的事情出自自己之手。很多时候不需要把自己逼迫的那样紧,再多的理智终究抵不过骨子里的义无反顾。

 夜又深了。记忆总是在夜里闹得很凶。我想沉淀了那麽久,我想我还是了解你的。你微博里想念的人或许是我,或许是那个温柔待你的青涩时光,无论如何有我的影子在。我已讲不出是开心或是怎样,毕竟我们起起落落那么多,任何瞬间的幸福感都会被遥远的未来击碎。好吧我承认看到你说你一定会来找我这句话的时候,心漏跳了一拍,但不代表我愿意承认我爱你。

 

如果岁月宽容,那会少很多苦涩。这样寒冷的季节,终究很难有温暖的话语。

 贝壳里的海潮声与真实的海潮声总是有差别。耳畔呼啸着的海风,强大的气流,慢慢让你忘记所有关于过去平仄押韵的言语。穿过一场汹涌的海潮之后,晴空会变得阔远些。但我依旧在城市中穿行,想着一些自己死活不承认想念的人。

文章来自:林廖之

 

点击进入浏览更多相关内容>>>

WantFeel影像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有道等RSS工具阅读

Tips: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给我们投稿